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同班的心情

最近好像很愛談心情,肯定是更年期荷爾蒙轉變影響星芒體使然!大學同學中有一位遠見雜誌的資深文字工作者---游同學,現在是天下雜誌特約主筆。他得空替同屆同學回顧當年,並且拼湊組裝大夥兒的年輕樣貌!我很佩服游同學細膩的感情及精湛的文筆!我在其中,真得有如不存在的跑龍套,我甚至不記得我有上過那位老師的課,或是哪位同學發生甚麼有趣的事情!我當時是處在渾沌惆悵的無知期,腦袋尚未開始運作思考,只是單純地上課,考試,往返學校,還好大學四年參加過一年半的山地服務社團,否則真得沒有甚麼特別的大學生活!我回想我還真是笨鳥慢飛!
再回想小學時代,低年級只記得老師很愛我們,其他同學,通通不記得,中年級,開始有好朋友,大家玩在一起,感情超好的,他們真得是我的童年摯友,高年級我轉學到另一所大規模學校,男生女生分班,考試排名激烈,班級學號按照成績排序,我跟前十號經常來往,其他同學,我完全沒印象!一號班長還常帶著我們幾個十號排名的同學,上台北看院線電影,吃大餐,她算是引領我們進入社會的先進同學,我跟著她,學了很多大人世界的社交娛樂!國中時期,重新適應班級,新生入學按照小學成績分出升學班,坐在隔壁的江同學,成了我的好朋友,一起午餐,一起下課,一起補習,考試分數,永遠在前三名,除了上課,打瞌睡,補習,好像也沒有機會跟其他同學交流。三年級再編一次班級,集合考試菁英,北聯前三志願班,班上K書K的厲害的,都不是我們原有的同學,本來就不熟,加上段考,模擬考,更沒有機會好好認識新同學。剩下我跟江同學屬於不太在乎成績又不用功的績優生,同在一班度過,三年同學的情誼成了莫逆之交,到現在算是老朋友了!進入高中,先念了一年的共同科目,大家的情誼還算不錯,高二分文理組別,熟識的同學,到了理工組班級,我們文組又新加入其他的同學,加上我是外縣市通勤生,在城鄉物質的認知上有些生活差異,我跟台北市長大的孩子,是有某些習慣上的隔閡,很難融入城市孩子的話題中!高中三年是我人生的黑暗期,校園裡缺乏生命力,整天都在背英文單字,演算數學考試題目,強記四書五經!我的創造力是被禁錮的,我的自由意願是被捆綁的。高中同學,似乎不是真心交往,因為現實的輸贏關係,讓大家無法坦誠相待!我一直天真地以為我擁有一兩個高中好友,但是,往後二十年的某個場合相遇時,卻發現對方陌生的態度,幾乎不記得我們同窗三年,天天膩在一起的情誼!我真得很驚呀!
大學自由開放,我活在學校圖書館的時間居多,我幾乎翻遍了學校各系所文理工學院圖書館的藏書,在書堆中,尋找自我,不太需要同學,三五通勤生,搭同一個路線的公車,見面多了,自然而然成了死黨,一起午餐,一起活動,假日還會一起出遊旅行,我還會聯繫小學高年級十號排名同學及國中江同學,一同聚餐,旅行,玩樂,算是同一個鄉鎮長大的同學聚會!我們延續著這樣的情感,一直到現今!你若問我,我們這一群是在哪個城鄉長大的孩子,答案是:板橋小城鎮,但是現在也快找不到那個舊所在了!
為何同班心情現在會浮出在心頭呢?因為游同學最近時常在大學班級臉書上發言。重播舊時光景,呼喚同學名號,我實在很羞愧,連名字都想不起來,更何況長相,個性,特殊事件!這種陌生的反應觸動我的心情,讓我反省我在同班中,倒底是個甚麼樣的為人風格,感覺好像很疏離,很冷漠!我真得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嗎?與世隔絕!特立獨行!
我家外子說我有反社會傾向,我有很鮮明的反感心,缺乏同理心!不愧是老公,觀察獨到,一語道破!我肯定是外星人,卻活在地球上,而且隨著年紀增長,內心的衝擊愈大!我目前也在一個大班級中跟著社群生活,該如何突破自己的習慣,活出地球人的風尚!我跟外子說,我現在跟孩子同班,同進同出,但是使用不同的言語,正在努力調適中!我家外子說,不要給他難題,讓他去面對,因為他也是同班同學!真是難得的機會,一家子同在一班!

2 則留言:

靈山蘊寶 提到...

妳不是反社會,而是改革者。兩者的差異是反社會者充滿不滿,使用的方式是破壞;改革者是對理想的追求,除了改變還為了建構一個美好的未來而努力。

綺文與吉仁 提到...

靈山蘊寶,好境界,我很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