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夢娜與我 by 郁茹


先說個題外,如果沒看過電影【駱駝駱駝不要哭!】,可以借回來觀賞。此片無暴力色情,只有蒙古沙漠,蒙古包,蒙古人,馬頭琴和駱駝。喜歡自然動物電影者,錯過可惜!
不說沙漠裡的駱駝,回來說我們那隻和淘氣阿丹可比的夢娜妹妹。夢娜全名是蒙那麗莎,和掛在羅浮宮那位笑的很詭異的女士同名,但她不太愛笑,只會用她大大的眼睛盯著你,然後很酷的轉頭就走。一點都不像她媽媽貝拉有著溫良恭檢讓的優良個性。不過說到貝拉呀!自從生了小孩,出於自然的護衛本能,她只要看到人靠近小牛,就會衝來撞人。要知道一頭牛多重多大隻,撞過來單單那個氣勢,就會讓人拔腿就落跑。所以大家就只遠觀而不褻玩焉啦!不過,我還是繼續請貝拉吃蘋果,產後也是要補補的。



誰在摘蘋果呢?

小牛生下來只吃媽媽的奶,不像我們的八隻小羊生下來會喝奶也會吃草,所以有點像人類的寶寶,不過她是生下來就會走啦!
如果不會走就問題大了。夢娜開始會在牧場上到處探索,她常做的是追趕同在牧場中的雞群們,把一群雞趕的咕咕叫。
還有她的好奇心特強,愛亂鑽亂跳聞東聞西。想說我們牧場也不是太太大,感覺是安全的,牛應該就吃草吧,哪會有啥事。



就在一個天氣不錯的下午,我照舊晃到牧場問安,結果看見貝拉和夢娜妹妹在牧場遠邊的圍欄旁不知在做什麼(除了吃草,撲撲,他們會的也不太多),我叫了幾聲,貝拉轉頭看我,但沒過來。通常我叫她會來而且手中有食物,所以心想可能有事,因為她一直望著我。開了閘門,慢慢走進,哇!夢娜妹妹你是給我怎麼玩得呀!夢娜正個身體卡在鐵絲圍欄上,上下動彈不得,旁邊有小陀屎想必是她嚇到【挫賽】的證據。貝拉滿臉擔心樣(牛也是有情緒的)看著我,然後又一直頂著小牛屁股,頂呀頂!希望能讓夢娜脫困。

難怪,我想這兩隻是怎麼了,一直杵在那兒。好話說回來,貝拉用【請幫忙】的眼神一直望著我,那我是左看右看也找不到一個人來幫,只好自己來了。雖然我們說是小牛,可是一點也不小。我看她卡的樣子,只好蹲下身,用我的肩膀從她的肚子下頂起,這樣她前腳就可以離開鐵欄網。花了些力氣,終於與夢娜弄下來,她一下地咚咚的就跑走。反而是媽媽來道謝!



我以為這小牛會因此乖些,才沒幾天後,去看她們。吼!是怎樣,夢娜自己轉呀轉的,把拴在她身上的繩子纏在脖子上,勒住自己。搞這種類似【臍帶繞頸】的危險戲碼,嚇的我快快鬆解繩子,一邊解一邊唸她。不過這次她就有舔舔我,吼!這麼皮,當你的教母也很累呢!

因為,這夢娜妹妹狀況太多,所以我是早中晚沒事就去他們那兒晃晃。以策安全。
還好經過這兩次事件,也沒大事發生的夢娜妹妹也就速速長大了(動物長的很快)。在看她稍稍在吃草時,也試著請她吃蘋果,嘿!這小妞還不吃哩,反而媽媽呣呣的搶著吃掉。日子就天天無事的過著!

基於是夢娜妹妹的救命恩人兼教母,所以這個小酷妹還蠻會理我的,有時叫叫就來舔個意思一下,常常會遭其他觀光客(我們學校常有人來玩玩走走)和學校其他工作人員質問;【她為什麼你叫就過來舔你?我們都不會?】哎!客人,如果你知道我們複雜錯綜的歷史關係,就會明白啦!(但是我當然沒說)

學校牧場不大,所以政策有令,母牛只能養一隻。這意思是等夢娜大了完全斷奶(約一歲以上)貝拉媽媽會被送走,因為RSC不容二牛呀!我和其他同學都曾經抗議,但牧場老闆都給她言不及意的混過(我們的小公羊都不留喔,而且是請屠夫來學校殺)。說回因政策使然,貝拉媽媽和夢娜妹妹常常是處在被區隔分開的狀態,每次看到都會產生許多的【人道或牛道】想法。

這話題就扯遠,回題。在夢娜妹妹約六個月大,竟然學她媽媽發情樣子,也在那兒哞哞叫。我和照顧她的麗莎,還一直對她說,妹妹 你年紀太小,時間還沒到啦!她當然是對牛彈琴的不理,繼續【哞哞哞】呀!

在要離校之前,夢娜妹妹終於了解蘋果的好滋味了,開始會和媽媽搶我帶去的蘋果。但是,她只是嘴巴看起來大,其實每次我都要切一半,或挑小的給她,不然吃吃都會掉出來!不過夢娜妹妹,你已經長成很漂亮的小姑娘了喔!(夢娜有長角喔)


照片是,採蘋果,餵牛。看得出誰是貝拉媽媽,誰是夢娜妹妹嗎?

2 則留言:

綺文與吉仁 提到...

請問郁茹,你們學校為何不留下貝拉呢?因為也抓去當大餐了嗎?我覺得該跟學校說說耶!否則你如此介紹大家認識貝拉與夢娜之後,結局還是桌上大餐!我覺得十分殘忍!

Liao 提到...

學校說法是我們的牧場的草只足夠養一頭牛的,所以就只能留【年輕的】。對於貝拉會送去哪兒目前不清楚,而且我也不在學校了。說實話,是很殘忍,怎麼可以吃朋友呢?我不行啦!不過生機互動農場的主人和工作人員,並非都素食者。我們的小公羊也是在一歲前,就會請屠夫來【學校牧場】,有一次上課經過不小心看到,當場眼淚就掉下,可是,能做什麼呢?同學也有抗議,但學校也有說法
。哎!我也希望貝拉可以有地方安享晚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