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 星期五

彩鷸@ 豔遇


圖.文.賴吉仁
彩鷸, 我對這種造型討喜的胖胖鳥, 總是有種特別的感覺, 過去住台北時沒啥機會看水鳥, 現在到了宜蘭, 每天送孩子去學校, 為了避開危險的主要道路, 到處鑽尋家與學校間的田間小徑, 很幸運地, 現在每天上下學可以邊賞田間水鳥, 真是不亦樂乎!!也因為這條路徑可以看到田間的四季變化和其中的許多生物所以我經常帶著相機試試運氣.


最常見的當然是紅冠水雞白腹秧雞、小白鷺、牛背鷺、鷹斑鷸等等, 要發現彩鷸則需要點運氣, 而時常都在連續幾天毫無所獲後,上學不帶相機時遇到牠, 不是在那兒曬太陽伸懶腰, 要不就帶著寶寶逛大街, 每次遇到這種情況都令我搥胸頓足!!

一次雨後放晴的早晨, 我又偷懶, 結果又在同一塊田邊看到一對彩鷸, 而且近在眼前, 當下決定假裝若無其事地從牠們旁邊經過, 接著火速騎車返家取相機, 賭一賭運氣吧!

10分鐘後回到現場,很幸運地牠們還沒走遠,於是把車停下等待機會. 果然!牠們好像習慣了這路上偶而經過或停駐的車輛,自在地覓食;但突然間,羽色亮麗的雌鳥突然高高地拉長了身子, 本以為是我的粗心動作讓牠警覺,但從牠警覺的方向,發現了不遠處有另一隻窈窕的雌彩鷸正緩緩接近, 不一會兒, 牠快速往前走, 沒幾步竟拍翅奔走起來衝向入侵者, 原來這位小姐是打算來橫刀奪愛的, 元配當然不能示弱, 於是一場搶夫戲上演, 只見那位太太窮追猛打, 而那位小姐在混亂中卻仍不放棄頻頻對男士示好, 但終究無法承受猛烈的攻擊, 很快敗下陣來, 只見這位小姐悻悻然地離開, 還不時回頭盼著情郎回心轉意呢




剛以為好戲落幕可以鬆口氣,奇怪的是彩鷸太太怎地又到處跑,又像在驅趕什麼,只是沒剛才激烈,從長鏡頭中仔細一看,天哪!牠正在驅趕一隻剛剛長大的小彩鷸,稚嫩的幼鳥羽毛都還沒來得及換,只見小彩鷸邊跑邊張開翅膀求饒,還不時跑到雄彩鷸旁似乎希望得到一點支持,但雌彩鷸看來是鐵了心要把牠趕走(雄彩鷸似乎也不敢表示意見), 還好小彩鷸跑到一小段距離後就脫離險境了;回想起好幾天前在這同一塊田才拍到一隻彩鷸爸爸帶著一隻小彩鷸覓食,難道就是那對父子嗎? 怎麼這麼快就被逐出家門了? 太狠心了吧?! 不過若真是如此那也是造物的安排。

過了一個星期左右,又是連續雨天後第一個晴天,心想那天拍了不少彩鷸的畫面,現在應該也過了繁殖季,再拍也是差不多的畫面,所以又一次偷懶,心虛地騎著車送小頫上學;一路順暢無事, 但就在回程經過那塊田時, 習慣性地看了一眼,不會吧!! 難道是我眼花?! 在這10月天,一隻彩鷸爸爸竟然帶著3隻寶寶在曬太陽, 差點沒吐血, 忍著趕快衝回家拿相機

回到現場搜索一番, 令人失望, 不見了, 大概帶著小寶寶的彩鷸爸爸會比平時謹慎多了, 不會停留太久,不死心等等看吧不一會兒!突然發現一隻小彩鷸,可能躲得耐不住性子了,從車前不遠處田菁叢下鑽出, 接著第23, 最後鳥爸爸也不得不跟著出來, 但很快又都躲進較遠的草叢中, 這下使我有信心繼續等待, 不久, 果然牠們放下些許戒心出來覓食, 拍著拍著, 突然發現田的另一邊停了一隻雌彩鷸, 難道是這3隻彩鷸寶寶的媽? 生下牠們之後就丟下牠們另覓新歡去了? 而牠難道也就是一週前要搶人老公的那位小姐嗎?正疑惑著,又發現另一個角落還躲著一對彩鷸!! 該不會是那對差點被橫刀奪愛給拆散的夫妻吧?!


像不像電視肥皂劇的劇情?!! 當然這一切都是我不太正經的臆測, 因為少了鳥學界研究鳥類行為學時為個體辨識而在鳥腳上所繫的腳環, 是沒有辦法確定每一隻的身分, 所以大家也別太認真, 就把這當成是彩鷸家族的豔遇八卦吧!!

2 則留言:

dollyfong 提到...

Thank you for the incredible insights about these birds.

Liao 提到...

^O^, >o< 原來這是【宜】週刊喔!
下來LA這裡,只有很多壓壓叫的烏鴉
有點想念在RSC,每天被一群鶯鶯燕燕吵的幸福
和小蜂鳥沒事飛到窗前,打打照面的日子。
現在只有轟隆隆的火車和音樂開得震天呼嘯而過的轎車。